yuno

主凹凸,站定雷安,嘉瑞,雷嘉
雷all,all瑞
丑拒逆cp
少年,一起艸(cui)格(geng)瑞吗
没人催更没有动力,因为是条咸鱼所以根本不会有人催更吧……
欢迎扩列!
企鹅号:2975710293
请注明是lof上的哦!

【APH/仏英】未及传达的心声(花吐症)

/花吐症设定
/学院设

最近学生会的事多得忙不过来,我们帅气的学生副会长本来应该也是像往常一样翘掉会议,然后把一切文件都推给辛勤的会长大人,自己跑出去撩妹,最后顶多也就挨几句骂。

结果这次,弗朗西斯正准备从学生会室里溜出来,就被亚瑟逮个正着,接着又是一顿臭骂,还被呵斥着回去批改文件。好吧,也许那家伙一个人真的批不完?看他的脸色……应该是生病了。

坐回令人烦躁的座位,手中的笔无奈地敲击着桌子,发出接连不断的噪音。“喂,你烦不烦,赶快改……咳,咳咳……”亚瑟按耐不住地朝弗朗西斯吼着,又捂住了嘴难受地咳嗽了几声。

“知道了。”弗朗西斯朝他翻了个白眼,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望着趴在桌上的亚瑟,“喂,我说你……感冒了就不要强撑嘛,大不了哥哥我熬个通宵把这些事都处理好不就好了。”

亚瑟抹了抹嘴角,不屑的哼了一气,“你?弄到一半就跑了吧,难道我还不了解你罢工的臭毛病……”他的声音突然噎住了,眼神中略过一丝惊恐,立马趴下来像是要遮掩什么。

“诶,这是什么……”弗朗西斯不解的瞅着有些不正常的亚瑟,瞥见他手肘下露出的一点玫红色,将它捡起来,“……玫瑰花瓣?!”

“啊!没有!!什么也没有!!”亚瑟惊慌地爬起来,伸手去抢他手中的玫红,接着映出的——是满桌的花瓣。

弗朗西斯的神色,先是惊诧,又是不解,然后是嘲讽,“唔哇,我们堂堂的学生会长,竟然会有这种恶趣味。喂,你到底是有多喜欢你家玫瑰,还随身携带?哈哈哈——”

“去死吧!”亚瑟一把抢回他手中柔弱的花瓣,把桌上的玫红收拾着悉数放在桌下的木盒里。

那里面,满满全是玫瑰花瓣,散发着诱人又令人悲伤的香气,快速地弥漫了整个会议室。亚瑟望着花瓣,望得出神。

花吐症……

他是从什么时候,染上这样荒缪的病啊……

从他,爱上弗朗西斯的时候。

亚瑟垂下眸子,心中一股寒意从里到外散发开来——他很清楚,爱上谁也不能爱上弗朗西斯。然而这个悲剧十分精准地砸在了亚瑟的头上,从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陷入了他深邃的蓝紫色的双眼里,无法自拔。

亚瑟快死了,或者是他已经死了。自从他把心声变成玫瑰吐露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嘿,你盯着我干嘛?哥哥有那么迷人嘛?”弗朗西斯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把手撑在亚瑟的面前,凑过去嗅嗅他身上浓郁的玫瑰的香味,“有时候,小亚瑟安静的样子真的很讨人喜欢……”

“什?!”亚瑟一瞬间红透了脸。

嗯,今天的会长比以往更容易调戏……

弗朗西斯貌似有些得寸进尺,把脸凑到他的鼻尖前,唇间的缝隙只有一毫米,甚至更近。

如果现在亚瑟凑上去,会怎样呢?这算是直接的表白吧?他会怎样回复呢……一个个为情所困的白痴问题缠绕着他的喉咙,吸取着理智的意识。

红酒混蛋的香水味真好闻,这是他最喜欢的香水吧……鸢尾花的香味。真是可恶啊,这种气息……分明就是在引诱……

亚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身体自己凑了上去,自己。唇印在一起,对面的人似乎并没有想要抗拒的意思,反而用精细的手掌抚平亚瑟乱糟糟的头发,是他们吻得更深,然后是舌尖的侵入……

什么?这算是他的回应了嘛?!

他对所有人都这样。

这证明他也……也喜欢……

自我的欺骗。

太好了,这样的话!

放弃吧,亚瑟。太蠢了。

“咳咳,咳咳咳!!”亚瑟猛得推开他,开始急促的咳嗽起来。

假的,假的。

“什,什么……”弗朗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也有些失落的看着他。

看着他,从嘴里吐出花瓣,然后是一朵花,花枝,花叶,花刺,接着,一簇一簇……全部涌出来。

“咳咳咳……咳咳!”亚瑟捂住嘴,因疼痛而涌出来的泪水滴落到桌上娇艳欲滴的红艳的玫瑰花瓣上,像血一样,蔓延开来……

亚瑟什么也看不见了,眼前只是一片红,那是血?还是花?还是绝望……耳边也是模糊的,只听见,心撕裂的声音。“滚!滚出去!!”他抓起手边的文件朝弗朗西斯扔过去,嘶声怒吼着。

从学生会室的门缝中,溢出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奇异的玫瑰花的香气,如果不仔细,也不会闻到夹杂着的一股细微的血腥味,和悲痛的味道。

……

在一个星期前,弗朗西斯就得了一种怪病,他想那一定是臭眉毛传染给他的——因为亚瑟与他有同样的病症,他甚至亲眼看见亚瑟嘴里露出的玫瑰花瓣……

只可惜,弗朗西斯为之倾吐的人,是亚瑟;而亚瑟为之倾吐的人,绝不会是弗朗西斯。

这个答案,看亚瑟在与他接完吻后的反应就知道了。

真是太悲哀了,弗朗西斯就要死去了,还是为了他最讨厌的家伙。不过有一点也是可以令他欣慰的……

亚瑟也要和他一起死去了。

那天的决裂之后,亚瑟就请假待在了家里,原因是身体支撑不住回家养病。所以弗朗西斯索性也请了假,躺在家里,等候着鸢尾花枯萎的那一天……

不知道过了几天,也不知道是如何过的这几天,反正弗朗西斯每一次睁眼,就可以看到溢满整个房间的鸢尾花。床边,地上,柜子里里外外,全是,死亡的气息。

虚弱的弗朗西斯深吸了一口气,鸢尾花的香气,真是怎么闻也不会腻,像是幽深的墨绿森林一般,怎么看也看不腻。倒是他自己,看上去一定糟透了,所以弗朗西斯连镜子也不敢照了,现在的他是不是像枯死的蝴蝶一般,落在这花丛中呢?

亚瑟,在干什么呢。也在花丛中品尝着自己血腥的味道?还是像喜欢的人告了白,然后恋爱,痊愈……

真希望是后者。

人啊,也许只会在生命的尽头,才会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情。弗朗西斯自嘲着,在床上的角落摸索着拾起手机,无力地拨出他的号码,还想在最后一秒,听听他的声音。

“诶?小亚瑟……”弗朗西斯没想到,对方竟然是瞬间接通了电话,“身体,还好吗?”也许这是弗朗西斯第一次对亚瑟用那么温柔憔悴的声音说话。

“很好。”

真好,他没事就是最好的结局。有点羡慕啊,能够真切地表露自己的心声,也许此时此刻,那两人正缠绵在一起,在世界的一处漫游,而自己却只是电话那头的一个快死了的旁观者。

弗朗西斯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呼吸管道中涌了上来,卡在喉咙里,简直快要阻止人的呼吸。

“哥哥我啊,要告诉小亚瑟一个大秘密哦?”

这边的他,正盼望着能够安静地,微笑着,含着对另一人的爱,在鸢尾花丛中死去。

那边的他,正坐在玫瑰花丛里,在荆棘与美丽中等候着,仿佛一动,便会被刺穿皮肤。

“小亚瑟,我……”

……我爱你。

世界没有了声音。

弗朗西斯还没来得及说完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话。

评论(1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