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o

主凹凸,站定雷安,嘉瑞,雷嘉
雷all,all瑞
丑拒逆cp
少年,一起艸(cui)格(geng)瑞吗
没人催更没有动力,因为是条咸鱼所以根本不会有人催更吧……
欢迎扩列!
企鹅号:2975710293
请注明是lof上的哦!

【aph‖仏英】Leave it or take it

传说中的100fo点文
这是甜的

        1982年7月14日,弗朗西斯与亚瑟宣布离婚了。

        “你说什么?!”这消息刚被传出去就在好友们间闹得沸沸扬扬,“以前形影不离恩爱不断即使有矛盾打一架就立马上床和好的你们??离婚了??”
        “理由呢!”
        “他觉得我束缚了他。”亚瑟回答得很平淡。
        或许走到这一步谁都有错,他想。一开始的热情只不过是觉得好奇,觉着新颖,趁着热度便立马结了婚。甜蜜了一阵子,就玩累了,玩厌了,丢下摊子就走了。
        这就是弗朗西斯。
        一个星期见着他的次数不上十次,偶尔也是在夜店碰见。想冲出笼的小鸟谁也管不住,毕竟笼子早就破了、旧了,哪只小鸟不想回到天空,自由自在,多好。
        “所以这也不能怪他。”从亚瑟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而现在弗朗西斯呢,还悠闲地在西班牙旅游,正欣悦之际,接到了来自恶友们的十万火急的电话——
        “你在哪。”电话那头传来的语气并不是问候,而是质问。
        “小基尔怎么了?……嗯,我在西班牙……”
        “给你一天时间,要是赶不回来,本大爷就拿你的红酒去浇安东家的番茄!”电话被无情地挂掉了。
        “……”
        弗朗西斯在威逼之下回到了巴黎。
        刚到家就发现家里的两个恶友在捣鼓着什么。“啊,弗朗吉!”安东尼奥把脑袋从橱柜中转回来,露出一副天然的模样,“我们都收好你家的红酒啦!”
        “……给哥哥放下啊!!”
        他无奈地望着屋内的一片狼藉,开始庆幸自己回来的及时,撂下外套便倒在沙发上,“干嘛啊……哥哥玩得正高兴……”
        “你们离婚了?”基尔伯特直入主题。
        “嗯对,我们俩不适合。”像是已经准备好的回答,秒回复。
        “别逗了,弗朗吉。没人比我们更了解你,”安东尼奥的语气比起基尔伯特来显得很温柔,“在你们恋爱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你是认真的。”
         “你可不会和任何一个人上床第二次……”他又重复打趣道,“亚瑟除外。”
          弗朗西斯沉默了一会儿,开始搜索脑子里一切关于亚瑟之前的回忆。

          两人是在夜店里认识的,刚开始只不过被对方的身体吸引而已,本想着一夜过后就各自东西。没想到的是,两人牵扯出来的回忆,谁也没料到——他们竟是小时多年未见的……初恋。

        “弗兰……弗兰……是你吗?”睡梦中的亚瑟含糊不清地叫着谁的名字,不经意间竟落泪沾湿了枕边人的脸庞。
        “……诶,”弗朗西斯迷糊地睁开双眼,伸出手摩挲着他的脸,“怎么了啊,哥哥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啊。……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哦。”他淡淡一笑。
        “弗兰,我……”亚瑟似乎还在梦中,用手紧紧地抱住了他,“我是亚瑟啊……”
        亚瑟。
        多么熟悉的名字。
        弗朗西斯突然回想起很小的时候,因为父母的关系还暂居在伦敦的他认识了邻居家的小家伙。瘦瘦小小的,脸总是红红的,有种想要抱到怀里的冲动。最可爱的是被碎发遮掩的那对粗粗的眉毛,弗朗西斯经常笑它说是毛毛虫,然后换来脸红仇视的一瞪。
        记得那次弗朗西斯正要回巴黎的时候,那个小家伙急匆匆地跑来码头,眼角还红润着,拉着自己的衣服不放,又什么也不说,就皱紧眉头这样看着自己。
         “我叫弗兰,”他对小家伙笑了笑,蹲下来摸摸他的头,“以后来巴黎找我好不好啊?”
          “我知道……”他眨巴着眼睛,眼看泪水就要掉下来,“我,我喜欢你……所以以后我要来找你!你要记得啊!……我……我叫亚瑟……”
          弗朗西斯楞了一下,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亚瑟脸红的样子太可爱了,虽然说自己只是想逗他玩玩,“我也喜欢你哦,小亚瑟——”

           不是吧……
           醒来之后的两人澄清了一切,所以在外人看来,两人只是刚认识就打得火热,令人惊讶的是弗朗西斯这次竟然是认真的在恋爱,所以才会在离婚时引来质疑。
           恋爱的时候,弗朗西斯真的很喜欢亚瑟,喜欢他害羞时从颈脖红到耳根的模样。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经常见不到亚瑟了。大概是结婚之后吧,亚瑟开始工作,一个月回到家的次数十次不到,见面都困难更别说是……
          “看起来他爱工作比爱我更多?”回忆完后他总结了一下,有些许嘲讽从眼神中流露出来,“况且……哥哥喜欢自由啊——可能也比爱他更多……”
          “本大爷不管!”基尔伯特怒吼起来,有些不耐烦地挠了挠白毛,“……这几天每天都来找安东和我轮流陪他灌酒哭诉,你以为是谁的错啊!!”
          “……亚瑟嘛?”
          安东尼奥搭上他的肩,仿佛很有经验似的教诲:“弗朗吉啊,像亚瑟这样的…要是不听听他的真心话,你怎么明白他的心思啊?”
          “总之今天他约了我们去酒吧,去不去你自己看着办吧。”

        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错吧。
        刚开始知道他就是弗兰的时候,惊讶之后就很开心,然后就好喜欢好喜欢,感觉像是吸食了某种名为“爱情”的毒品一般,无法抗拒地越陷越深。
        然后就开始担心:会厌倦吗?一直这样毫无趣味的话。
        因为害怕这样的事,所以亚瑟选择了让工作来平衡爱情,是哪里错了呢?总觉得南辕北辙了?
        后来弗朗西斯提出离婚的时候,亚瑟的冷静令他自己都大吃一惊,“好吧,如果你想的话。”果然还是发生了,自己最害怕的事,明明在努力了,到底哪里错了呢?
        妖精小姐为他感到担忧,好意地为他提了个建议:“说出来就好了吧,不说明白他如何了解呢?”
        说不出来,因为一开始让我们走向异途的,就是自己啊……

        “基尔?”亚瑟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寞,侧过半张脸,早已弥漫的醉意充斥着祖母绿,撒下一团浓雾。眼角有些泛红,喉咙也有些嘶哑,像刚哭过一样。
        弗朗西斯突然觉得心脏在隐隐作痛,他走过去坐在亚瑟身边,走进亚瑟的视线,嘴边一抹苦涩的笑,“是我哦?”
        “弗朗……西斯,”亚瑟的声音有点颤抖,“……你这个白痴!蠢货!人渣!脑子不会想事的拿破仑!!”他毫不留情地一拳打在弗朗西斯的肩上,然后醉醺醺地便倒在他怀里,“我喜欢你啊……不要离开……我只是,只是想……让你不要厌倦,我……唔……”
         亚瑟还没说的话,全部被弗朗西斯的一个吻呜咽下去,然后开始情不自禁地忘情回应,仿佛什么毒瘾犯了一般。
         吻毕,“小亚瑟为什么,不早说啊……”弗朗西斯抹去他要眼角的泪痕,给予温柔的一笑,“想听听这段时间哥哥我的经历吗?”

         “我四处游历,寻找着一个人,不知道他在哪里。只记得他的样貌,脸红的时候很可爱,生气,害羞,抱怨,都有一种想把他抱在怀里的冲动。他做饭很难吃,一板一眼的像个英国老绅士,但我们能够相互理解,有什么分歧卿卿我我也就过去了……所以床上也很可爱。”
          “然后我就四处游历,想要寻找一个人,但我如何也找不到……”
          弗朗西斯顿了一下。
          “回头看看,发现我正寻找的人竟然就在我出发的起点看着我,默不作声的。是不是很蠢?两个人都很蠢对吧?”
           “看来我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亚瑟了……”
           他低下头在亚瑟额头上印下一吻,然后发现一直沉默不语的亚瑟早已从颈脖红到了耳根。




【最后给多管闲事的恶友们点个赞(・ิϖ・ิ)っ】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