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o

主凹凸,站定雷安,嘉瑞,雷嘉
雷all,all瑞
丑拒逆cp
少年,一起艸(cui)格(geng)瑞吗
没人催更没有动力,因为是条咸鱼所以根本不会有人催更吧……
欢迎扩列!
企鹅号:2975710293
请注明是lof上的哦!

【AOTU/安雷】标题废

骑士x国王

与病友的互粮x

写不成吻戏(但还是有buni)

新的骑士长上任了,第一次被召进王宫的安迷修内心满是不安,并不是因为紧张,而是根本不想去面见那个在骑士团里传说中臭名远扬的无理国王,据说上一届骑士长便是被他以“太老了”这样的理由强行下位的。

虽然说成为骑士长是安迷修从小的愿望,但是鬼知道在他愿望达成的时候刚好碰上这样的国王。现在也只能期望那个国王不像传说中那般胡闹罢了。

“参……参见陛下。”安迷修单膝觐见,身上盔甲与证明骑士长身份的佩剑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你就是新任骑士长?”他听见国王这样说,“站起来。”

应声而起,这时他才敢观全国王的全貌,和传说中一样,这人懒散的靠在华贵的红椅上单撑着脑袋,翘起腿以一脸悠闲的神情直直地看着自己,本该庄重的穿好国王该穿的繁重礼服却只是被随意地挂在肩上,身后簇拥着一群女佣,像极了某个无赖的海盗头子……

不对,他是国王。骑士长努力抛弃脑中不敬的想法,“是的。”他有些勉强的微笑。

“嗯,长的不错。看来那个老头子脑子还没烧坏。”

此时的安迷修内心有无数匹马奔过,你这是在挑骑士长还是挑王妃呢?!

“哈哈……谢谢陛下夸奖。”他十分尴尬地轻笑几声。

“呃……你……谁来着?”国王偏头过去看看旁边的女佣,细语之后才恍然大悟般地点点头,“哦——安迷修…从今以后,你就每天下午来王宫西后庭陪本大爷……呃……本王练剑吧。”

什么…!?陛下您可是曾经歼灭全海盗的雷氏二皇子,当今的国王?!雷狮陛下您不知道自己新任骑士长的名字就算了,我堂堂一个骑士长不去管理骑士团保卫王国还得去陪您去西?后?庭?练?剑?您是去赏花还是练剑呢?!

“可是陛下……我……”安迷修把这个国王在内心吐槽了无数遍,在表面上却依旧得遵守骑士道。

“你没有权利拒绝”雷狮坐起身,居高临下的俯视他,用着不可抗拒的语气,“你得明白谁是王。”

“……”一阵无奈的沉默,最后他几乎是咬着牙说的“…是。”

真是胡闹。

于是那一整天安迷修都一直在为这个王国以及自己的未来而担忧,可令人十分不解的是,如此游手好闲的国王却依旧能将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并且还拥有着无数国民的人气(除了骑士团)。

当然有一部分的原因可能是那家伙姣好的面容,安迷修开始回想起来,最最深刻的印象是他紫色的眼瞳,带着王者的光彩又透露出神秘与些许的稚气,纤细却不柔弱的身材,锁骨甚至如此分明——还真是个美人……

“不对不对不对我在想什么啊啊啊啊……”安迷修有些恼地摇摇头,“哇那个任性娇贵无理取闹的小王子哪里好看了,呸……”他停下了脚步,无奈的瞥了眼空无一人的后庭,虽然真的不想陪那个国王瞎比试,但作为骑士长还是得遵守上级命令…

“哟,谁好看啊…?”身后耳熟的声音让安迷修在内心里翻了个白眼,话者走近对他笑了笑。

安迷修保证自己没有多看雷狮第二眼,可就在刚才一瞬间,脑内所有回忆的一切全都具象化——真好看。

“…参”

“这里没有第三个人,你不必叫我陛下,麻烦死了。”他在骑士行礼之前打断了他。

雷狮背对着他伸了个懒腰,一身与安迷修一样的轻便衬衫,将他的肌肉很好的显现出来,头上绑着一天印上五角星的白色头巾,他看见国王回头看他一眼然后轻笑一声,“发现什么不对劲了吗?”

对,发现了,头巾是海盗的标志。

“我早就不想当这个国王了——”

“当年我就应该随着那群海盗跑了才对。”

“自由自在的多好,哪像如今,被禁锢在这里哪也去不了。”

…他在自说自话吗?不对,他好像在对我说。

安迷修以一种担忧的眼神看着他,“陛下…您……”

“我从你的身上嗅到了自由的气息,”雷狮转过身,正对着他从鞘中拔出了剑,勾唇附以狂傲的笑,“所以说——或许你比较适合来当这个国王。”

“来玩个游戏吧安迷修,”他眯起好看的紫眸,“如果这场比试你赢了,我就让位给你。如果本大爷赢了——你就得答应我任何的要求。”

这仿佛是一场注定了结局的游戏,安迷修想,但也不能让国王大人白白失望啊。“看起来陛下您好像特别有自信?”他右脚后踩,向前一跃带起些灰尘,手中的两剑得心应手地挥动着向雷狮砍去。

“喂!双剑!?…你也太耍赖了!”雷狮起剑一挡,蹲下迅速转了个身挥剑想要把那家伙绊倒,可惜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骑士长早已将他摁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看来结束了…”安迷修就这样俯在他身上,“您已经——”

“输了?”

他看到身下的人一副得意的模样,颈间不知何时被逼上了匕首,安迷修皱了下眉头,他觉得这样不符合正义的骑士道的规定,虽然说这家伙是国王。

安迷修良久未语,就这样保持着看似地咚的姿势,任凭锋利的匕首架在自己颈间,甚至还一步步逼近他,仿佛还渗出了些血,安迷修原本就不想赢这场比赛,要不然岂不是要被冠上篡位的名号了?

“所以说你们这些白痴骑士……知不知道什么叫兵不厌诈?就这样直接扑上来你还真是看不起本大爷啊…??”雷狮没能得到回应,他有些尴尬地看着越来越近的湖水色眼眸,最终还是选择了放下匕首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依旧毫无动静,过近的距离和奇怪的姿势使他泛红了脸,“你干嘛,死开啊骑士道混蛋……”

“我在等陛下您的要求啊?”安迷修对于他的称呼不恼不怒,倒是从他那刻意避开的目光以及可以掐出血的耳尖上发觉了什么。

安迷修现在近乎趴在雷狮身上了,说出每一个字都带着温热的气息洒上后者的脸,他咬咬牙,找回之前悠然散漫的语气,“…那本大爷让你吻我怎么样?”

“……”

“哼,就知道你不敢,纯情小骑…唔——”于是安迷修几乎是一瞬间也没思考,放开剑柄紧握住身下人的双手,俯下身去便轻轻咬住雷狮的下唇,干到裂口子了,接下来毫无节制的,骑士长就这样舔食着,无视他死死挣扎的呜咽声,然后缠绵索取着雷狮角落中最后的氧气,一直到就连自己也受不了了才勉强起身放开,撑起上半身喘着粗气。

他看到雷狮惊愕的目光以及攀上的不明意义的绯红,随后才察觉有什么不对劲使劲挣出自己的手捂住嘴像是想掩饰嘴角残留的水渍。

“哇,到底是谁纯情啊?”安迷修有些好笑地调侃着害羞的雷狮,“这可是你自己的要求,脸红个什么劲啊?”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没以(陛下)的敬称尊呼国王了,“滚吧,说的好像你没脸红似的…”雷狮一脚踹上他的下体,痛呼之际顺势翻身压制瞬间又占了上风,嘲讽兴奋与跃跃欲试的语气,“你吻技真烂。”

“那再来一次?”骑士长把他往下拽,两人扭打起来,撕扯、抚摸、亲吻,不知何时下到半山的夕阳,光辉洒在两人身上,在这没有第三人的地方,做些无比疯狂又亲密的禁忌之事。

tbc.
有番外,是的这个破玩意有番外,累到不想码字,明天去学校的路上码吧x

别看了我真写不成吻戏

评论(6)

热度(45)